999文学 > 自古红楼出才子信息页 > 自古红楼出才子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我要推荐 TXT下载 报告错误 返回目录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 font1 font2 font3

正文 第1267章 朝堂之上狗咬狗的热闹场面(第二更)

    

    第1267章

    “公公,这段时间,我等实在是没有听闻过有太学的官员来到我吏部报备过公文。”为首最年长的郎中站了出来作为代表作答道。

    “你们敢确定吗?”马尚没好气地瞪了这名郎中一眼,想了想之后吩咐道。“让你们吏部诸司的主事也都过来查问,咱家可是奉了圣命前来,一定要问个水落石出。”

    无奈之下,诸司的主事都赶紧连滚带爬的窜了过来,吏部司的主事四人,司封司的主事二人,司勋司的主事四人,考功司的主事三人全都齐聚于此。

    而马尚又再一次的宣布了天子的口谕,可是所有人都面面相窥,七嘴八舌的都说没有收到过太学报备的公文。

    这下子,马尚马公公也有些麻了爪子了,哎哟,他王巫山那个老司机难道也马失前蹄了不成?

    莫不是他虽然委派了那名吴助教去吏部报备公文,结果那名吴助教根本就没有办成此事……

    就在马尚一脸蛋疼,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当口,就听到了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看到了两名御前班直提溜着一个干巴瘦猴的绿袍官员快步而来。

    “公公,末将已将太学的吴助教带到。”那名御前班直将那位惊魂未定的吴助教推往前之后朝着马尚禀报道。

    “你是太学的?!”就在这个时候,其中一位吏部司主事突然低呼出声来。

    瞬间,马尚的脑袋就跟那主动测敌雷达似的一个飞速旋转,目光落在了那名目瞪口呆的吏部主事身上。

    “对啊。”吴助教一路被御前班直给提溜过来,到现在还有些懵逼,听得有人这么问,顿时下意识地答道。

    然后想到了御前班直去寻自己的缘由,赶紧朝着马尚马公公一礼之后指向这位脸上惊疑之色尚在的吏部司主事道。“公公,当日下官便是将报备的公文交予了这位吏部司的李主事李大人。”

    “那么看起来,这位吏部司的李主事,想必你应该知晓,他有没有送过来公文了。”马尚总算是松了口气,朝着李主事抬了抬下颔道。

    “这……这位吴大人,当日你明明说你自己是国子监的。”李主事咧了咧嘴,他很想否认,可是,他却不敢。毕竟当时,他让吴助教的无礼给激怒成那样,想着的,也只是想要把对方递送来的文件给扔一边去而已。

    可是他真没有想到,那居然是太学拿来报备的公文。

    吴助教一脸理直气壮地道。“那当然了,太学原本就是国子监诸学之一,下官自认乃是来自国子监,这难道有错吗?”

    泥玛,你没错,老子有错吗?!李主事整张脸都黑了,只是他连发脾气的机会都没有,在那位天子心腹总管宦官的目光逼视之下,他只能赶紧着人去叫来当日将公文封存的小吏,让他去将那份公文取来……

    #####

    朝会仍旧在继续,只是大家都显然有些心不在焉,导致那些臣工们在议事之时,小错漏不断,不过,大家此刻都没功夫计较,都很迫不及待地期望着真相的到来。

    马尚马公公果然没有让他们等待太久,终于,马尚手奉着一个厚实的信封快步进入到了大殿之内。

    随着马尚马公公的讲述,原本各种猜测不断的张尚书的脸色直接就白成了上墙的石灰。而两位侍郎也好不到哪儿。

    马尚可不仅仅带来了那王洋派吴助教投递到吏部报备的公文,甚至还将吴助教,以及那名吏部司的李主事,以及那名负责将公文锁起来的小吏也一块给带入了大殿之中。

    有了这些当事人那结结巴巴,但好歹也算得上是条理分明的解释,真相自然大白。而那位吏部司的李主事看到天子那张阴沉得要滴出水来的脸,直接两腿一软,整个人直接就瘫软在了大殿之上。

    很快,这位吏部玩忽职守,公报私仇的李主事直接被御前班直给拖了下去,而天子的目光,再一次落在了吏部的张尚书以及两位侍郎身上。

    这三位早已经是汗湿衣襟,两股战战,赶紧越众而出,拜倒请罪。

    这个时候,梁焘清了清嗓子,站了出来。

    “陛下,吏部尚书张大人,以及两位侍郎,皆有失察之罪,然此事之罪魁,乃是那吏部司李主事,臣以为,吏部司李主事肆意妄为,将国事置之于私怨之下,当重重惩治,以儆效尤……”

    有了第一个,就会有第二个,第三个,旧党诸多重臣们都纷纷站了出来,众口一词,纷纷都对那名吏部司的李主事这种胡作非为,拿朝庭大事来当成发泄私怨的工具行径表示强烈不满。

    而这个时候,本想要坐山观虎斗的章惇终于坐不住了,再一次跳了出来,直接把矛头对准了张尚书和两名侍郎,认为吏部的官员之所以敢如此肆意妄为,必然是上行下效。败国乱人;实由兹起。

    对于章惇的恶意抨击,自然惹来了旧党的强烈反击,那可是吏部,吏部乃是六部之首,那是旧党视若禁脔的位置,章惇这么做,其用心之险恶,旧党又如何不清楚。

    双方开始混战在一起,各抒已见,而最终,天子赵煦勃然大怒站起了身来拂袖而去。留下了一帮子跟斗鸡似的旧党与新党官员在朝堂之中尴尬的不知道该不该继续。

    王洋冷眼旁观,冷笑连连,最终拍拍屁股扬长而去,留下了这一帮子尴尬的官员们。

    #####

    朝堂上的动荡,却丝毫没有影响到王洋自己的工作,太学还是太学,王洋还是太学学正,而太学多出了二十九名教员这件事,已经没有人再去讨论或者说为了这件事再去难为王洋。

    因为吏部,吏部已经特么的快乱成一锅粥了,旧党想要保住吏部,而新党想要涉足吏部,争夺吏部的权柄。

    偏偏天子老神在在的,把此事暂时压制住,没有给出处理意见,天子的意思是,现如今快要过年了,朕想要先安安身身的过上一个好年,至于吏部之事,朕需要仔细斟酌。

    如果天子说事情搁置争议,过完了年再讨论,那么或许双方的争斗还没有那么激烈,可问题是天子却显得有些含糊其词,导致朝堂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这里,谁还有那闲功夫跟王洋这个家伙闹着玩。

    他王洋再能闹腾,也就是在太学那一亩三分地上闹腾,至少相比而言,吏部才是新、旧两党最关注的重点。

    


    本书来自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目录
上一章目 录下一章
章节有错,我要报告! | 加入书架 | 加入书签 | 我要推荐